优选+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:农田彼端

2020-06-17  阅读 394 次 作者:

优选+新二代青少年推荐奖:农田彼端

有天早上在农田吃早餐时,我问爷爷:「台湾在那儿?」 叔叔在那边上班,我也想去台湾,因为他寄回来的玩具与巧克力都从台湾那儿来。

当时我才八岁,年幼无知。爷爷指着我视线可及的农田远方说:「台湾就在那里。」他说不管多远都会陪我走到那边,去那儿拿玩具。

过了许久,我才晓得就算走到农田彼端,还是看不到台湾。穷究了我的视野,我因此知道外面还有一个更辽阔的大千世界。

每当邻居的堂兄妹打开从台湾寄来的箱子时,我都向他们讨巧克力吃。我告诉自己,长大后我要去国外工作,这样我就会有很多很多的巧克力。

有一次我问爸爸妈妈,他们为何不像叔叔一样去国外工作,我们就能定期收到国外寄来的货物。他们说没必要,因他们目前有工作,而且假如他们出国的话,就没人照顾我们兄弟姊妹。我想也是。若要和爸妈分离,我也会觉得伤心,所以等我长大,我要出国,就能买好吃的食物给大家吃。

我的母亲是市场的鱼贩,每天凌晨两点就要出门,下午才会回到家。我的父亲是三轮车司机,车子是分期付款买来的,靠着这份工作维持我和三弟妹的生活所需。我在家里排行老大。

「这是我女儿,聪明、美丽又充满活力。」每当上学前,我穿着整洁的白色制服到市场跟母亲拿零用钱,她都会骄傲地向其他摊贩这样说。她总是笑得满面春风,儘管全身汗如雨下,脊椎因长年担重物而驼背,但她丝毫不以为意,只要我能顺利受教育。

母亲的模样,迫使我承诺尽一切努力,来满足她这项生活唯一的安慰。老来贫穷不是她的罪过。她精力充沛,也很勤劳,可是在菲律宾,平民翻身的机会不太多。

老师说过,菲律宾是个穷国家,所以大多数的菲律宾人会到海外谋生,企图摆脱命运的困境。明知到国外工作不一定能改善生活,但我就是想尝试一搏,因为我不愿见到我的弟妹重蹈父母亲与生俱来的艰辛。

父母亲供我求学,让我顺利实现作家梦,我后来成为地方性报纸的一名作者。我天生喜欢通过写作讲述人生,我访问过政客和商人,更乐于书写那些在困顿中坚持不懈获取成功的事蹟。其中有一篇发表在菲律宾全国性报纸上,刊登出来那天,是我生平最快乐的日子之一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